ag蚔竻頗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譯者:彭臨桂出版:奇幻基地奇幻界最高榮耀雨果獎得主布蘭登•山德森全新科幻力作。「我」居住的這個星球叫作「狄崔特斯」,它被數層古老、龐大的太空廢棄物所環繞,時常遭受外星生物克里爾人的死亡轟炸攻擊。為了避免被滅絕的命運,人類避居到地下洞穴,並且組織了名為「無畏者」的戰機武力,努力防禦、試圖反擊。九年前,一場史詩般的戰役讓人類取得了超乎預料的勝利,卻奪走了爸爸的性命,並且讓他留下「懦夫」的惡名--但「我」從不相信這是事實。從此之後,「我」在懦夫之女的名號下成長,受盡他人的歧視眼光與言語欺凌,而「我」決心反抗到底。「我」要飛上天際,證明自己的勇敢,然後摘下那些星星!當「我」無意間發現那艘古老殘破的飛艇時,「我」知道,夢想就在眼前......

  • 痔諦溼恀ㄩ 864176
  • 痔恅杅講ㄩ 849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1-12 20:07:39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扂蠅衄陓陑﹜衄夔薯樟創ヶ捲嫖棷屍都為椎梛探楷桯猁⑴睿謗弊佸髀絃皈裊ㄛ哿迡笢陳衭祓陔う梒ㄛ芢雄謗弊壽炵婓陔奀測腕善陔楷桯ㄛ載疑婖腦謗弊佸韗炭棌礸媋躟匊購擠蝥芢翩卅隅﹜楛晼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747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879ㄘ

2014爛ㄗ940ㄘ

2013爛ㄗ343ㄘ

2012爛ㄗ998ㄘ

隆堐

煦濬ㄩ 踏弝厙

ag遠捚忒儂appㄛ奧菩佽譟奾倇掉靘齉1000苤奀眕奻ㄛ奧й湮窒煦統樓徹媼桵﹝郭中行資深評論員特區政府決定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已經回應了市民以及反對派的訴求。反對派以反修例為名挑動這場風波,特區政府已經暫緩修例,顯示出最大誠意,反對派根本沒有理由繼續糾纏下去。可惜恰恰相反,反對派至今不但未有收手之意,更再次發動遊行,甚至反口挑動「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反對派政黨繼續動員,激進派繼續搞事,在遊行當晚更發生了「第三次佔領」。這說明什麼?說明反對派愈來愈得寸進尺,說明反對派挑動這場風波,根本不是為了修例,更說明反對派不亂港不會收手。善意、對話、溝通、包容,必須是雙方有誠意才能達成,現在反對派根本無心溝通,應對反對派的步步進逼,特區政府及建制派不能存有任何僥倖心理,現在更需要團結一致反制反對派的攪局,讓市民看清反對派的禍港面目,看清楚反對派政客不過是把市民當作其謀取政治利益的「踏腳石」。反對派得寸進尺提出荒謬訴求6月16日的遊行,其實是一場沒有必要的遊行,原因是修例已經暫緩了,風波理應告一段落。然而,反對派卻利用一場意外大作文章,誤導市民繼續上街。他們更提出多個在任何國家及政府都不可能接納的訴求,包括什麼追究警方、不檢控違法分子等等。全世界任何一個政府,包括英美政府,都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而在法治上妥協,違法就要檢控,不論持什麼政治理由。違法暴力的示威者,沒有「免罪金牌」,這是所有法治地區的應有之義。至於追究維護法治的警方,更是荒天下之大謬,執法成被告,暴徒竟無罪,將來誰來捍衛法治?誰來維護香港的社會秩序?反對派的訴求放在全世界,都不會被政府接納。然而,反對派堅持提出這些荒謬絕倫的訴求,為了什麼?為的是獲得一個煽動市民上街、讓一小撮暴徒搞事的「保護傘」。反對派就是要讓風波持續下去,直到「七一」,直到11月區議會選舉,讓反對派大小政棍可以分食「人血饅頭」。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收手,而且會將風波不斷炒作。昨日,因入獄而「錯過」了這場風波的黃之鋒出監。為了追回他失去的時光,黃之鋒連家人都不見,急不及待趕到金鐘,煽動示威者繼續發起衝擊,要將行動不斷升級。在黃之鋒的鼓動下,本來在立法會示威區聚集的人士,隨即改到特首辦包圍,職工盟及後亦出發前往特首辦,參與包圍行動。示威者更再次「佔領」龍和道西行線,令現場交通大受影響。在包圍期間,一班反對派政客如區諾軒、朱凱Y及范國威之流,則繼續在現場「抽水」煽動,令到暴力衝擊再次爆發。特區政府的暫緩決定,得不到反對派的善意回應,反對派完全沒有收手之意,仍在得寸進尺,所以黃之鋒才會一出獄立即搞事、升級行動,目的就是要向主子顯示其亂港價值,要搶回「民陣」及一眾反對派頭上的「光環」。要把香港搞得無法管治在這樣的形勢下,反對派政客各懷鬼胎,外部勢力仍然拒絕收手,不論政府再怎麼回應,幾可肯定,反對派都不會「收貨」。因為,他們要的不是訴求,而是要把香港搞得天翻地覆、無法管治。明白到這一點,就會明白與反對派示好,只是與虎謀皮,政府及建制派要爭取的是廣大市民的支持,爭取中間市民的理解,對於反對派的攪局搗亂,理應依法制止。「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建制派應有定力和信心,反對派繼續搞下去,只會愈來愈孤立,最終重蹈非法「佔中」慘敗的覆轍。鳶璋濂儂壽珨弇補窒婓枒蹦奀佽ㄩ※婓悝雅讀籵酕妗奻狟賸淩髡痲ㄛ憩覜橇善諒郤泂笢陑馱釬載踡ㄛ燭詣弇妗犛載輪﹝試懂腔芛謗毞ㄛ衄奀蝗諳雜芛飲猁揚諳ァ﹝

澄樵聾蛌え醱茼彸諒郤ъ砃岆珨跺炵苀馱最ㄛ剒猁梓掛潭笥ㄛ厥哿旮趙郤佴媦遠誹睿笭萸鍰郖蜊賂﹝ag蚔竻頗婓踢箋艟呇毓湮悝陳珅逄蚳珛赻煤隱悝腔湮侐悝汜軜槽則豢咂暮氪ㄛ夔妗珋迵陳珅鏍笲腔拸梤鬼蝠霜ㄛ岆坴涴撓爛隱悝汜挭腔郔湮彶鳳﹝

作者:唐納.柯魯茲馬譯者:呂良正、劉曼君出版:臉譜出版社80幅禽鳥細描插畫,381首QRcode錄音,結合科技的嶄新自然人文書寫。歡迎加入鳥鳴專家唐納•柯魯茲馬為期十周、橫跨美國十州的單車之旅,在這段前所未有的旅程裡,他和兒子從大西洋騎到太平洋,穿越壯闊大地,從清晨到黃昏甚至黑夜,深刻聆賞到許多人視為當然的鳥鳴交響樂。這本書也是穿越一個年輕國度和古老地質的導覽之旅,邀請讀者把繁忙的日常生活擺到一邊,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它禮讚花草樹木、岩石河川、山脈平原、雲朵天空、風勁風息,以及沿路遇到的地方腔調與民眾。這同時是一部父子親情的故事,講述兩人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悠緩旅途中,如何加深彼此的紐帶。絞ヶㄛ陳珅絨睿佸鵙姦此幙嗽韍菩謬蝓堎煙舝炯窈諂葆隒彷啄邿冪桄酕楊ㄛ儅憤祡薯衾楷桯冪撳﹜蜊囡鏍汜﹝作者:大井隆宏、市川紘司、吉本憲生、和田隆介譯者:黃筱涵出版:楓書坊文化出版社大約在西元前30年,古羅馬的建築師維楚威斯曾提及建築的三要素是「實用」、「堅固」與「喜悅」。建築一方面必須實用,一方面又必須非實用;既是藝術,也可能超越藝術。如此的矛盾特性,使得建築不單止是理性規劃的物質建設,同時又能乘載人類的情感記憶。因此羅馬競技場可以是古羅馬人過往的生活遺蹟,也可以是一座永琱妨高漱憍符碼。本書作者以手繪插圖,為經典建築留下別致的剪影,帶領讀者跨越時光隔閡,探訪世界上各個古老城市的歷史風貌。郭中行資深評論員特區政府決定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已經回應了市民以及反對派的訴求。反對派以反修例為名挑動這場風波,特區政府已經暫緩修例,顯示出最大誠意,反對派根本沒有理由繼續糾纏下去。可惜恰恰相反,反對派至今不但未有收手之意,更再次發動遊行,甚至反口挑動「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反對派政黨繼續動員,激進派繼續搞事,在遊行當晚更發生了「第三次佔領」。這說明什麼?說明反對派愈來愈得寸進尺,說明反對派挑動這場風波,根本不是為了修例,更說明反對派不亂港不會收手。善意、對話、溝通、包容,必須是雙方有誠意才能達成,現在反對派根本無心溝通,應對反對派的步步進逼,特區政府及建制派不能存有任何僥倖心理,現在更需要團結一致反制反對派的攪局,讓市民看清反對派的禍港面目,看清楚反對派政客不過是把市民當作其謀取政治利益的「踏腳石」。反對派得寸進尺提出荒謬訴求6月16日的遊行,其實是一場沒有必要的遊行,原因是修例已經暫緩了,風波理應告一段落。然而,反對派卻利用一場意外大作文章,誤導市民繼續上街。他們更提出多個在任何國家及政府都不可能接納的訴求,包括什麼追究警方、不檢控違法分子等等。全世界任何一個政府,包括英美政府,都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而在法治上妥協,違法就要檢控,不論持什麼政治理由。違法暴力的示威者,沒有「免罪金牌」,這是所有法治地區的應有之義。至於追究維護法治的警方,更是荒天下之大謬,執法成被告,暴徒竟無罪,將來誰來捍衛法治?誰來維護香港的社會秩序?反對派的訴求放在全世界,都不會被政府接納。然而,反對派堅持提出這些荒謬絕倫的訴求,為了什麼?為的是獲得一個煽動市民上街、讓一小撮暴徒搞事的「保護傘」。反對派就是要讓風波持續下去,直到「七一」,直到11月區議會選舉,讓反對派大小政棍可以分食「人血饅頭」。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收手,而且會將風波不斷炒作。昨日,因入獄而「錯過」了這場風波的黃之鋒出監。為了追回他失去的時光,黃之鋒連家人都不見,急不及待趕到金鐘,煽動示威者繼續發起衝擊,要將行動不斷升級。在黃之鋒的鼓動下,本來在立法會示威區聚集的人士,隨即改到特首辦包圍,職工盟及後亦出發前往特首辦,參與包圍行動。示威者更再次「佔領」龍和道西行線,令現場交通大受影響。在包圍期間,一班反對派政客如區諾軒、朱凱Y及范國威之流,則繼續在現場「抽水」煽動,令到暴力衝擊再次爆發。特區政府的暫緩決定,得不到反對派的善意回應,反對派完全沒有收手之意,仍在得寸進尺,所以黃之鋒才會一出獄立即搞事、升級行動,目的就是要向主子顯示其亂港價值,要搶回「民陣」及一眾反對派頭上的「光環」。要把香港搞得無法管治在這樣的形勢下,反對派政客各懷鬼胎,外部勢力仍然拒絕收手,不論政府再怎麼回應,幾可肯定,反對派都不會「收貨」。因為,他們要的不是訴求,而是要把香港搞得天翻地覆、無法管治。明白到這一點,就會明白與反對派示好,只是與虎謀皮,政府及建制派要爭取的是廣大市民的支持,爭取中間市民的理解,對於反對派的攪局搗亂,理應依法制止。「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建制派應有定力和信心,反對派繼續搞下去,只會愈來愈孤立,最終重蹈非法「佔中」慘敗的覆轍。

堐黍(578) | ぜ蹦(909) | 蛌楷(742) |

奻珨うㄩ遠捚蚔牁app

狟珨うㄩag遠捚忒儂諦誧傷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芩挌啥珨2019-11-12

苤坋檔衾岆ㄛ郅梃媥鷇些匙戇ㄟ3000嗣譙腔褸刓華⑹砱昢盓諒﹝

醴ヶㄛ踢湮躲控儔湮悝﹜慇嫌梆馱珛湮悝脹30嗣垀埏苺衄覂冪都俶腔赻遛ね宏藙蝏彃ね岐嬧繺麵廷齝鄘驉

薯笥2019-11-12 20:07:39

涴岆珨嘖鮿齱炕玫棣覲絲阱硒侘酴ㄒ癸彷偃鉾褙蝻〩せ呁畏恄髀旦寎觰僩喿翩迭候硪蠅忒笢筑汜腔奻啃砐賂陔傖彆垓謂盂翁肪蓿溥式

羚傖鼠憫蛹蛬2019-11-12 20:07:39

笢弊珨嫗盓厥陝蜓犒睿賤輛最ㄛ蔚樟哿籵徹跪笱耋儅憤偕芫椗腦為攃陝蜓犒佸鯓舜秺痦蕊堇陛ㄒ洹@者:唐納.柯魯茲馬譯者:呂良正、劉曼君出版:臉譜出版社80幅禽鳥細描插畫,381首QRcode錄音,結合科技的嶄新自然人文書寫。歡迎加入鳥鳴專家唐納•柯魯茲馬為期十周、橫跨美國十州的單車之旅,在這段前所未有的旅程裡,他和兒子從大西洋騎到太平洋,穿越壯闊大地,從清晨到黃昏甚至黑夜,深刻聆賞到許多人視為當然的鳥鳴交響樂。這本書也是穿越一個年輕國度和古老地質的導覽之旅,邀請讀者把繁忙的日常生活擺到一邊,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它禮讚花草樹木、岩石河川、山脈平原、雲朵天空、風勁風息,以及沿路遇到的地方腔調與民眾。這同時是一部父子親情的故事,講述兩人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悠緩旅途中,如何加深彼此的紐帶。﹝ag蚔竻頗笢源堋肮陳源旮趙謗絨笥弊燴淉冪桄蝠霜誑牖ㄛ樓Ч邧源冪撳鏍汜鍰郖補窒鑠捄睿刱敝钀提銖奐課罔蹍耗挹羸鄘驐疥肯迣耗旂篧捆抪G僑聸庛欞龤ㄐ

蹕祩矨2019-11-12 20:07:39

翻蕊桶尨ㄛ婓徹40爛爵ㄛ笢藝壽炵楷桯腔藩珨祭飲燭祥羲謗弊華源腔儅憤統迵睿盓厥ㄛ鏍潔衭疑宎笝岆謗弊壽炵楷桯腔埭芛魂阨﹝ㄛ誠諳堍茠珨爛嗣眕懂ㄛ沓硃賸縝闔癒笢蛌眊珛昢腔諾啞ㄛ甜峈華⑹楷桯羲斬嫘屨ヶ劓﹝﹝編按:人類對於星空的想像與探索從未止步,而「冥王星任務」可算是NASA有史以來最完美又省錢的計劃,在預算僅四億元的要求下,數學家與物理學家突破瓶頸:在地球跟冥王星對齊的那一年,NASA先將飛行器拋向木星,再用木星把飛行器加速拋向冥王星,十年內就可抵達目的地……然而,2015年美國國慶日,負責冥王星計劃的主持人艾倫.史登的手機響了起來--整整九年未曾斷過聯繫的太空船新視野號,卻在終於要飛掠冥王星的前十天與NASA失聯,這代表長達十四年的計劃可能付諸流水……《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台灣時報文化出版)正是冥王星探測任務最權威的記錄,無論是太空學者的熱忱、爭取計劃經費的艱困,甚至是NASA內部的權力角逐……種種不為人知的內幕在計劃主持人艾倫•史登與科學作家大衛•葛林史彭的筆下一一呈現。本版節選部分,帶讀者們重訪2015年那個歷史性的轉折時刻。■文:艾倫•史登、大衛•葛林史彭 節選自《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鄭煥昇譯,時報文化出版)二○一五年七月四日,星期六的下午,航太總署的「新視野號」冥王星任務負責人艾倫.史登人在距離新視野號計劃任務控制中心不遠處的辦公室裡。他星期六也沒休息,但工作到一半,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不會不知道這天美國國慶放假,但對他來講,這天真正的意義是「飛掠冥王星前十天」。新視野號,這個他投入了前後十四年的飛行器任務,如今只剩十天就要達成目標,將要與人類探索過最遙遠的系內行星面對面。那天下午,一如往常埋首公務的艾倫,正忙蚅w劃飛越冥王星的各項事務。進入任務的最後衝刺階段,他已經習慣睡少工作多,但那天他又特別比平常更早起,半夜就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他趕這麼早,是為了把大量的電腦指示上傳給飛行器,這些都是新視野號即將飛掠冥王星時不可或缺的導航資料。這一大包待傳的指令資料,代表的是近十年的努力心血。而那天早晨,已經以無線電波送出這些指令,現正以光速在追趕新視野號。至於冥王星,新視野號不斷接近當中。看了一眼響茠漱熅驉A艾倫對來電的人是葛倫.方騰(GlenFountain)有點吃驚。葛倫長年擔任新視野號任務的計劃經理。艾倫對葛倫此時來電,心生一股寒意,因為他知道住附近的葛倫今天休假在家。葛倫不是應該為了即將到來的重頭戲養精蓄銳嗎?他這時打電話是所為何來?無論如何,艾倫先接起了電話。「葛倫,怎麼了嗎?」「我們跟太空船失聯了。」試圖連線艾倫一抵達偌大、幾乎沒有對外窗的辦公大樓,也就是任務指揮中心的所在地,他首先停好車,把負面的念頭統統轟出腦袋,然後便進門開始幹活。新視野號的任務指揮中心,完全符合一般人對於太空飛行器控制中心的想像。只要你看過《阿波羅十三號》或其他的太空電影,你就知道那是一幅什麼樣的光景:發茈的巨型投影銀幕牆,是室內最搶眼的陳設,至於橫在銀幕牆前的控制台,則是一排接茪@排、正常大小的電腦熒幕。艾倫拿胸章在大樓的門禁處掃描了一下,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在中心內部,他第一眼要找的就是艾莉絲.波曼,計劃中冷靜又極幹練的十四年老鳥。艾莉絲的職稱是任務指揮經理(MissionOperationsManager,簡寫為MOM),她的外號「老媽」就是這樣來的。艾莉絲帶領的任務控制團隊有兩項職責,一個是負責維繫與太空船的通訊,一個就是太空船的控制。艾莉絲正與一小群工程師跟任務指揮專家在某台電腦熒幕前圍成一圈。他們正在商討機宜,而那台電腦熒幕上顯示茪@則令人怵目驚心的訊息:無法鎖定。未知的恐懼在訊號喪失的當時,他們已知太空船經設定、要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情,而這可能讓主電腦程式處於較大的壓力下。或許,他們推測,新視野號的電腦發生過載。在任務指揮中心之前的演習當中,同一組任務並未對任務模擬器上的同型電腦造成問題,但也許太空船上的實際狀況,與模擬中的情況並未完全相仿。他們推測若船上的運算負荷果真過重,那電腦可能自行決定重開機。另外一種可能,是船上電腦可能察覺到有問題發生,所以決定自行關機,決策權自動轉移到備用電腦上。不論是上述兩者中的哪一種情形,都算好消息,因為那意味虓s視野號還活荂A而且問題是可以處理的。不論是哪一種狀況,都代表新視野號已經重新甦醒,而且已經用無線電回報現況給基地。只要這兩種推測有其一是正解,在太空船自動完成初始回復步驟後的一到一個半小時內,他們都可望收到「飛鴿傳書」。艾莉絲與她的團隊看來有信心,問題就是二者之一,而想到他們已經控制新視野號的飛行這麼多年,艾倫選擇相信他們。但萬一新視野號音訊全無──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後非常關鍵──那就代表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非常有可能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訊號鎖定第一次世界大戰曾經傳下來一種形容戰爭的說法,他們說戰爭就是「百無聊賴好幾個月,然後恐怖至極好幾個瞬間」。同樣的說法,也完全可以套用在長程太空任務上。因為等待新視野號傳來佳音的那一個小時,感覺非常之漫長,而且老實說也非常之可怕。然後,解脫終於到了:午後三點十一分,也就是與飛船失去聯繫的一小時又十六分鐘後,訊號到了,新的訊息出現在任務控制中心的電腦熒幕上:「訊號鎖定」。艾倫深吸了一口氣。工程師的假說,顯然是正確的。太空船又開口跟他們說話了,這場比賽又有救了!好吧,這場比賽有救了,但還是落後很多。他們得卯起來趕進度,太空船才能回歸飛越冥王星的時程。當務之急是新視野號得脫離「安全模式」──太空船在偵測到問題後,就會進入這個模式,而在這個模式裡,會關閉所有非必要的系統。但新視野號要重回飛越軌道,脫離安全模式只是各種工作中的冰山一角。去年十二月以來,所有小心翼翼上傳的電腦檔案,都是支援探索所需,在飛越作業前全得重傳一遍。正常情況下,這會是好幾個星期的工作量,但這會兒沒有幾個星期,他們只有十天。十天後就是新視野號正式抵達冥王星的日子,三天後就要對冥王星展開近距離的資料蒐集,屆時要完成所有最重要的科學觀測。將太空船拉回正軌波曼跟她的團隊立馬動工,而這果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太空船跳出安全模式後,他們得下指令,讓新視野號從備用電腦轉回由主電腦控制──這是他們第一次不得不這麼做。再來他們得重建、重傳飛掠過程中需要的所有支配檔案。而且傳給新視野號之前,必須在任務的模擬器中完成測試,先確認其效果。一切流程都要完美無缺:那怕是缺了一個檔案,或是版本不對,他們辛苦了這麼多年,就可能名存實亡。時間滴滴答答在走。近距離飛越的第一批科學觀察──處於任務核心的最關鍵觀察──即將在距離冥王星六點四天、也就是星期二展開。這個六點四天的設定,是根據冥王星一天的長度,也就是它完整自轉一圈的時間。換句話說,我們要是想在飛離前掌握冥王星的全貌,星期二是最後的機會。要是新視野號不能在那之前回歸原訂的時間線,就注定我們會跟很大一片冥王星的表面緣慳一面──永永遠遠。在那之前,太空船能拉回正軌嗎?艾莉絲跟她的團隊擬定了計劃,他們覺得這是辦得到的──前提是在即將展開的馬拉松式復原工作中,不眠不休的他們不要遭遇到新的問題,也不要自己犯錯來製造問題。真的辦得到嗎?還是他們會功虧一簣?艾倫那日下午曾說,你如果是這個任務團隊的一分子,並且之前沒有宗教信仰,那你在這個點上也應該開始求神拜佛了。時間會公佈答案,我們總會知道結果。但在那之前,先讓我們來說說新視野號計劃一路向前、又如何來到這一天的故事。﹝

酴潠2019-11-12 20:07:39

醴ヶ蛂埏刱捻侞橁隅ㄛ嗣杅眒紨膝疑蛌﹝ㄛag蚔竻頗郭中行資深評論員特區政府決定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已經回應了市民以及反對派的訴求。反對派以反修例為名挑動這場風波,特區政府已經暫緩修例,顯示出最大誠意,反對派根本沒有理由繼續糾纏下去。可惜恰恰相反,反對派至今不但未有收手之意,更再次發動遊行,甚至反口挑動「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反對派政黨繼續動員,激進派繼續搞事,在遊行當晚更發生了「第三次佔領」。這說明什麼?說明反對派愈來愈得寸進尺,說明反對派挑動這場風波,根本不是為了修例,更說明反對派不亂港不會收手。善意、對話、溝通、包容,必須是雙方有誠意才能達成,現在反對派根本無心溝通,應對反對派的步步進逼,特區政府及建制派不能存有任何僥倖心理,現在更需要團結一致反制反對派的攪局,讓市民看清反對派的禍港面目,看清楚反對派政客不過是把市民當作其謀取政治利益的「踏腳石」。反對派得寸進尺提出荒謬訴求6月16日的遊行,其實是一場沒有必要的遊行,原因是修例已經暫緩了,風波理應告一段落。然而,反對派卻利用一場意外大作文章,誤導市民繼續上街。他們更提出多個在任何國家及政府都不可能接納的訴求,包括什麼追究警方、不檢控違法分子等等。全世界任何一個政府,包括英美政府,都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而在法治上妥協,違法就要檢控,不論持什麼政治理由。違法暴力的示威者,沒有「免罪金牌」,這是所有法治地區的應有之義。至於追究維護法治的警方,更是荒天下之大謬,執法成被告,暴徒竟無罪,將來誰來捍衛法治?誰來維護香港的社會秩序?反對派的訴求放在全世界,都不會被政府接納。然而,反對派堅持提出這些荒謬絕倫的訴求,為了什麼?為的是獲得一個煽動市民上街、讓一小撮暴徒搞事的「保護傘」。反對派就是要讓風波持續下去,直到「七一」,直到11月區議會選舉,讓反對派大小政棍可以分食「人血饅頭」。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收手,而且會將風波不斷炒作。昨日,因入獄而「錯過」了這場風波的黃之鋒出監。為了追回他失去的時光,黃之鋒連家人都不見,急不及待趕到金鐘,煽動示威者繼續發起衝擊,要將行動不斷升級。在黃之鋒的鼓動下,本來在立法會示威區聚集的人士,隨即改到特首辦包圍,職工盟及後亦出發前往特首辦,參與包圍行動。示威者更再次「佔領」龍和道西行線,令現場交通大受影響。在包圍期間,一班反對派政客如區諾軒、朱凱Y及范國威之流,則繼續在現場「抽水」煽動,令到暴力衝擊再次爆發。特區政府的暫緩決定,得不到反對派的善意回應,反對派完全沒有收手之意,仍在得寸進尺,所以黃之鋒才會一出獄立即搞事、升級行動,目的就是要向主子顯示其亂港價值,要搶回「民陣」及一眾反對派頭上的「光環」。要把香港搞得無法管治在這樣的形勢下,反對派政客各懷鬼胎,外部勢力仍然拒絕收手,不論政府再怎麼回應,幾可肯定,反對派都不會「收貨」。因為,他們要的不是訴求,而是要把香港搞得天翻地覆、無法管治。明白到這一點,就會明白與反對派示好,只是與虎謀皮,政府及建制派要爭取的是廣大市民的支持,爭取中間市民的理解,對於反對派的攪局搗亂,理應依法制止。「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建制派應有定力和信心,反對派繼續搞下去,只會愈來愈孤立,最終重蹈非法「佔中」慘敗的覆轍。﹝作者:布蘭登.山德森譯者:彭臨桂出版:奇幻基地奇幻界最高榮耀雨果獎得主布蘭登•山德森全新科幻力作。「我」居住的這個星球叫作「狄崔特斯」,它被數層古老、龐大的太空廢棄物所環繞,時常遭受外星生物克里爾人的死亡轟炸攻擊。為了避免被滅絕的命運,人類避居到地下洞穴,並且組織了名為「無畏者」的戰機武力,努力防禦、試圖反擊。九年前,一場史詩般的戰役讓人類取得了超乎預料的勝利,卻奪走了爸爸的性命,並且讓他留下「懦夫」的惡名--但「我」從不相信這是事實。從此之後,「我」在懦夫之女的名號下成長,受盡他人的歧視眼光與言語欺凌,而「我」決心反抗到底。「我」要飛上天際,證明自己的勇敢,然後摘下那些星星!當「我」無意間發現那艘古老殘破的飛艇時,「我」知道,夢想就在眼前......﹝

剢假ぶ2019-11-12 20:07:39

掘桵崥暮橈眭※桵岈§猁鼓俴←滅諾茠茠酗偷梜夫輕怷森ヾ假遛厊嗐窸氶接饑恄韗皆楷賸珨棒壽衾蚾掘憤癹俶夔腔佷蕉﹝ㄛ桵須婓闡爵輛俴ㄛ淉笥馱釬補窒憩猁堤珋婓闡爵﹝﹝編按:人類對於星空的想像與探索從未止步,而「冥王星任務」可算是NASA有史以來最完美又省錢的計劃,在預算僅四億元的要求下,數學家與物理學家突破瓶頸:在地球跟冥王星對齊的那一年,NASA先將飛行器拋向木星,再用木星把飛行器加速拋向冥王星,十年內就可抵達目的地……然而,2015年美國國慶日,負責冥王星計劃的主持人艾倫.史登的手機響了起來--整整九年未曾斷過聯繫的太空船新視野號,卻在終於要飛掠冥王星的前十天與NASA失聯,這代表長達十四年的計劃可能付諸流水……《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台灣時報文化出版)正是冥王星探測任務最權威的記錄,無論是太空學者的熱忱、爭取計劃經費的艱困,甚至是NASA內部的權力角逐……種種不為人知的內幕在計劃主持人艾倫•史登與科學作家大衛•葛林史彭的筆下一一呈現。本版節選部分,帶讀者們重訪2015年那個歷史性的轉折時刻。■文:艾倫•史登、大衛•葛林史彭 節選自《冥王星任務:NASA新視野號與太陽系盡頭之旅》(鄭煥昇譯,時報文化出版)二○一五年七月四日,星期六的下午,航太總署的「新視野號」冥王星任務負責人艾倫.史登人在距離新視野號計劃任務控制中心不遠處的辦公室裡。他星期六也沒休息,但工作到一半,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不會不知道這天美國國慶放假,但對他來講,這天真正的意義是「飛掠冥王星前十天」。新視野號,這個他投入了前後十四年的飛行器任務,如今只剩十天就要達成目標,將要與人類探索過最遙遠的系內行星面對面。那天下午,一如往常埋首公務的艾倫,正忙蚅w劃飛越冥王星的各項事務。進入任務的最後衝刺階段,他已經習慣睡少工作多,但那天他又特別比平常更早起,半夜就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他趕這麼早,是為了把大量的電腦指示上傳給飛行器,這些都是新視野號即將飛掠冥王星時不可或缺的導航資料。這一大包待傳的指令資料,代表的是近十年的努力心血。而那天早晨,已經以無線電波送出這些指令,現正以光速在追趕新視野號。至於冥王星,新視野號不斷接近當中。看了一眼響茠漱熅驉A艾倫對來電的人是葛倫.方騰(GlenFountain)有點吃驚。葛倫長年擔任新視野號任務的計劃經理。艾倫對葛倫此時來電,心生一股寒意,因為他知道住附近的葛倫今天休假在家。葛倫不是應該為了即將到來的重頭戲養精蓄銳嗎?他這時打電話是所為何來?無論如何,艾倫先接起了電話。「葛倫,怎麼了嗎?」「我們跟太空船失聯了。」試圖連線艾倫一抵達偌大、幾乎沒有對外窗的辦公大樓,也就是任務指揮中心的所在地,他首先停好車,把負面的念頭統統轟出腦袋,然後便進門開始幹活。新視野號的任務指揮中心,完全符合一般人對於太空飛行器控制中心的想像。只要你看過《阿波羅十三號》或其他的太空電影,你就知道那是一幅什麼樣的光景:發茈的巨型投影銀幕牆,是室內最搶眼的陳設,至於橫在銀幕牆前的控制台,則是一排接茪@排、正常大小的電腦熒幕。艾倫拿胸章在大樓的門禁處掃描了一下,進到了任務指揮中心。在中心內部,他第一眼要找的就是艾莉絲.波曼,計劃中冷靜又極幹練的十四年老鳥。艾莉絲的職稱是任務指揮經理(MissionOperationsManager,簡寫為MOM),她的外號「老媽」就是這樣來的。艾莉絲帶領的任務控制團隊有兩項職責,一個是負責維繫與太空船的通訊,一個就是太空船的控制。艾莉絲正與一小群工程師跟任務指揮專家在某台電腦熒幕前圍成一圈。他們正在商討機宜,而那台電腦熒幕上顯示茪@則令人怵目驚心的訊息:無法鎖定。未知的恐懼在訊號喪失的當時,他們已知太空船經設定、要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情,而這可能讓主電腦程式處於較大的壓力下。或許,他們推測,新視野號的電腦發生過載。在任務指揮中心之前的演習當中,同一組任務並未對任務模擬器上的同型電腦造成問題,但也許太空船上的實際狀況,與模擬中的情況並未完全相仿。他們推測若船上的運算負荷果真過重,那電腦可能自行決定重開機。另外一種可能,是船上電腦可能察覺到有問題發生,所以決定自行關機,決策權自動轉移到備用電腦上。不論是上述兩者中的哪一種情形,都算好消息,因為那意味虓s視野號還活荂A而且問題是可以處理的。不論是哪一種狀況,都代表新視野號已經重新甦醒,而且已經用無線電回報現況給基地。只要這兩種推測有其一是正解,在太空船自動完成初始回復步驟後的一到一個半小時內,他們都可望收到「飛鴿傳書」。艾莉絲與她的團隊看來有信心,問題就是二者之一,而想到他們已經控制新視野號的飛行這麼多年,艾倫選擇相信他們。但萬一新視野號音訊全無──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後非常關鍵──那就代表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非常有可能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訊號鎖定第一次世界大戰曾經傳下來一種形容戰爭的說法,他們說戰爭就是「百無聊賴好幾個月,然後恐怖至極好幾個瞬間」。同樣的說法,也完全可以套用在長程太空任務上。因為等待新視野號傳來佳音的那一個小時,感覺非常之漫長,而且老實說也非常之可怕。然後,解脫終於到了:午後三點十一分,也就是與飛船失去聯繫的一小時又十六分鐘後,訊號到了,新的訊息出現在任務控制中心的電腦熒幕上:「訊號鎖定」。艾倫深吸了一口氣。工程師的假說,顯然是正確的。太空船又開口跟他們說話了,這場比賽又有救了!好吧,這場比賽有救了,但還是落後很多。他們得卯起來趕進度,太空船才能回歸飛越冥王星的時程。當務之急是新視野號得脫離「安全模式」──太空船在偵測到問題後,就會進入這個模式,而在這個模式裡,會關閉所有非必要的系統。但新視野號要重回飛越軌道,脫離安全模式只是各種工作中的冰山一角。去年十二月以來,所有小心翼翼上傳的電腦檔案,都是支援探索所需,在飛越作業前全得重傳一遍。正常情況下,這會是好幾個星期的工作量,但這會兒沒有幾個星期,他們只有十天。十天後就是新視野號正式抵達冥王星的日子,三天後就要對冥王星展開近距離的資料蒐集,屆時要完成所有最重要的科學觀測。將太空船拉回正軌波曼跟她的團隊立馬動工,而這果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太空船跳出安全模式後,他們得下指令,讓新視野號從備用電腦轉回由主電腦控制──這是他們第一次不得不這麼做。再來他們得重建、重傳飛掠過程中需要的所有支配檔案。而且傳給新視野號之前,必須在任務的模擬器中完成測試,先確認其效果。一切流程都要完美無缺:那怕是缺了一個檔案,或是版本不對,他們辛苦了這麼多年,就可能名存實亡。時間滴滴答答在走。近距離飛越的第一批科學觀察──處於任務核心的最關鍵觀察──即將在距離冥王星六點四天、也就是星期二展開。這個六點四天的設定,是根據冥王星一天的長度,也就是它完整自轉一圈的時間。換句話說,我們要是想在飛離前掌握冥王星的全貌,星期二是最後的機會。要是新視野號不能在那之前回歸原訂的時間線,就注定我們會跟很大一片冥王星的表面緣慳一面──永永遠遠。在那之前,太空船能拉回正軌嗎?艾莉絲跟她的團隊擬定了計劃,他們覺得這是辦得到的──前提是在即將展開的馬拉松式復原工作中,不眠不休的他們不要遭遇到新的問題,也不要自己犯錯來製造問題。真的辦得到嗎?還是他們會功虧一簣?艾倫那日下午曾說,你如果是這個任務團隊的一分子,並且之前沒有宗教信仰,那你在這個點上也應該開始求神拜佛了。時間會公佈答案,我們總會知道結果。但在那之前,先讓我們來說說新視野號計劃一路向前、又如何來到這一天的故事。﹝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ag遠捚萇赽夥源厙桴假袗狟婥 遠捚粗き腎翹轎煤狟婥 郔陔ag厙桴し彆唳狟婥 韓郬軓氈部腎翹狟婥厙硊 遠捚ag忒儂諦誧傷app轎煤狟婥 郬韓d88華硊 韓郬軓氈導唳忒儂唳轎煤狟婥 ag遠捚よ耦泆諦誧傷轎煤狟婥